极速快3注册_极速快3官网_极速快3

首页 > 新闻 > 商业人文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极速快3官网:千里归途 | 80后留守儿童变身记:不当“码农”当“鹅农”

第一财经2019-04-03 22:43:51

简介:2016年,吴永柏从深圳回到家乡兴国养殖灰鹅,很快“功夫灰鹅”成了响当当的品牌。他将自己的技术传授给上千名贫困乡亲,带领他们共建合作养殖模式,一起致富。
千里归途丨80后留守儿童变身记:不当“码农”当“鹅农”

编者按:新的历史时期,乡村振兴上升到中央战略层面。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20字方针令青山绿水间焕发勃勃生机。第一财经携手碧桂园,在全国多地乡村走访,记录下那些返乡创业的年轻人。他们的归来,令乡村繁华再现。

在深圳IT业打拼10年后,吴永柏带着家人回到兴国创业,2016年灰鹅养殖项目正式启动。 摄影记者/王晓东

25年前,11岁的江西兴国男孩吴永柏,懵懵懂懂中成了家乡第一代留守儿童。与父母的离别,对他的人生影响深远。吴永柏记得很清楚,父亲临行前的那个夜晚,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的水井旁乘凉,妹妹嗲声嗲气地说,爸爸要早点回来,不然二哥又要欺负我了。

“平时不觉得父母在身边有多么重要,不觉得有多么想他们,只有在遇到困难的时候,(父母的缺位)才会真正体现出来。”吴永柏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父母外出打工后,三兄妹由70多岁的爷爷奶奶照顾,老人心疼孙子孙女,每天都给他们做热乎乎的饭菜吃。但老人抵抗力弱,时常同时病倒,这个时候,一家老小就特别想念外出打工的亲人,希望他们能陪伴在身边。

第一代留守儿童,吴永柏说得举重若轻,却成为他人生中无法弥补的缺憾和烙印。

回忆起父母不在身边的日子,吴永柏还记得那些大雨滂沱的日子,同学们纷纷被父母接回家时自己的羡慕和沮丧。尽管如此,吴永柏挺佩服爸爸和妈妈。他知道,20多年前的社会和经济环境,让父母没办法在赚钱养家的同时留在家乡照顾好孩子们,“肯定要丢开一代人,再搞好下一代人,这才是他们最终的目标,他们想得比我们要远一点。”吴永柏理解父母的选择,也看到了父母坚韧的意志力,不会埋怨他们,“他们不断努力尝试着改变,作为农村人有这种思维,我觉得已经能够让我们做儿女的感到敬佩。”吴永柏也正是从父母身上获得了返乡创业的勇气和韧劲,尽管父亲起初并不看好他的创业前景,认为继续留在深圳才是更好的选择。

裁缝手艺精湛的父亲去了福建石狮的服装厂打工,不久后就拿到了高达900元的月工资。这是留在家乡务农或经商都难以获得的高收入。父亲在工厂很快做到管理层,帮助大批乡亲也到厂里工作,带大家一起赚钱。

父母外出务工,让吴永柏和弟弟、妹妹的生活和学习有了坚实的物质保障。但他更希望父母缺席成长的经历不再困扰自己的孩子。“父母需要时能在他们身边,孩子哭泣时能帮他们擦眼泪。”这样的想法,让他在深圳的IT行业里打拼10年后,毫不犹豫地回到家乡。

吴永柏在龙下村的灰鹅养殖基地,2018年他的4个基地销售灰鹅达到12万羽。 摄影记者/任玉明

汽车穿过村庄和田野,抵达位于兴国县隆坪乡龙下村油槽组一处山坳里的柏瑞灰鹅养殖基地。在办公室等了一会,在电话中笑得爽朗的吴永柏穿着一身蓝色工装出现了。“先喝茶。”坐在办公室里,他一边泡茶待客,一边通过基地各处的监控介绍自己的养殖基地。到2019年2月,吴永柏与合作伙伴一起,在兴国建起了4个灰鹅养殖基地。2018年,他销售到各地的灰鹅达到12万只。

80后程序员的“鹅农”之路

吴永柏的返乡之路,有源自乡土和亲人的情感诱发、引导,也有理性的计划在一步步支撑。

在深圳,吴永柏就职的公司为多家餐饮企业开发菜品管理软件,哪些菜品利润率高,哪些菜品带来了最多回头客,通过大数据分析一目了然。作为公司的项目经理,吴永柏为客户提供精准答案的同时,也发现了返乡创业的机会——深圳、香港等地鹅肉持续畅销,对高品质原材料需求旺盛,而他的家乡兴国,正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灰鹅的原产地。灰鹅肉质鲜美,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源源不断地销到广东。这不正是自己苦苦寻觅的最佳返乡创业项目吗?

兴国是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灰鹅的原产地,灰鹅肉质鲜美,自上世纪90年代起就源源不断地销往广东。 摄影记者/王晓东

“禽类里,鹅的销售量在广东包括深圳、香港永远都是第一位,它也符合年轻人对健康食品的需求,市场前景非常好。”吴永柏顶住各种压力回到兴国,2016年第一批灰鹅上市时,却遇到一波禽流感疫情,他熟悉的广东市场大门关闭,眼看着待出栏的鹅就要砸在手里。“我跑到附近的小商小贩那里推销,送每人一只我养的灰鹅给他们尝,免费。结果,回头率很高,100个客户会带几十个客户给我。”靠最笨也是最真诚的营销方式,吴永柏渡过了难关,“那个时候跑得太辛苦,夸张点说鞋子都走破了好几双”。

“我小时候,每个春天和秋天,家里各要卖掉一批鹅交学费。”兴国农村长大的吴永柏自幼与灰鹅亲近,对儿时把灰鹅当作玩伴的情景记忆犹新。他要通过规模化养殖,激发出这个本地优质禽类的市场潜力。

2014年底,吴永柏开始试验他的返乡创业计划,到2016年,灰鹅养殖项目正式启动。他要“用最先进的技术生产品质最佳的鹅肉,满足年轻一代对生态、健康和口味的综合需求”。随着技术和模式的成熟,以及市场的稳步拓展,创业理想已经一步步成为现实。

建立标准,帮扶乡邻

为了保证鹅肉品质,鹅苗的饲料以基地种植的黑麦草为主,草料与精饲料的比例约为9:1。 摄影记者/胡军

兴国,赣南的红色将军县,脐橙是当地最知名的物产。早春二月,脐橙已经下市,春节前卖掉大批灰鹅后,吴永柏的养殖基地也安静了许多。两排育雏室里,两批次鹅苗经过每天4~5次的投喂,生长迅速,为了保证鹅肉品质,鹅苗的饲料以基地种植的黑麦草为主,草料与精饲料的比例约为9:1。见到有人靠近笼舍,小灰鹅一边躲闪一边叫,求投食呢。

两排育雏室里,两批次鹅苗经过每天4-5次的投喂,生长迅速。 摄影记者/王晓东

为了学技术,吴永柏在网上查找大型养鹅基地的信息,跑去参观、学习,“花了6个月时间走了一圈”,兴国县“养鹅办”也大力支持他,但还是会遇到棘手的问题。2006年,一批鹅突然死亡,让吴永柏损失了几千元。找不出原因,他就去请教江西省农科院的专家,还联系了省畜牧协会的专家。专家们询问下来确认,基地当天使用切割机在墙上开窗,结果把鹅活活吓死了。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期间,一旦走近鹅群,吴永柏就特别小心,提醒大家不要惊扰到胆小的灰鹅。

求教专家,与商业伙伴合作建基地,全国各地拓展市场,吴永柏的“功夫灰鹅”成了响当当的品牌。他坚决摒弃令人产生田园遐想,却无法保证食品安全的传统散养方式,规范繁育技术和饲养流程,发展精细化生产模式,并将自己的技术传授给上千名贫困乡亲,带领他们一起建立合作养殖模式,一起发展产业,一起增收致富。“我们兴国县的大型养殖场,这两年也建了三四个,都是在我这里设计的基础上做起来的,他们都到我这里来参观、学习。”

吴永柏为与基地合作饲养灰鹅的贫困户提供鹅苗和技术支持,政府和碧桂园集团则通过帮扶资金等方式支持农户和这一产业体系。“碧桂园直接补助每个养鹅农户300元,支持他们购买养殖设备和饲料草滋等。”吴永柏说,灰鹅长成后基地负责销售,扣除前期垫付的鹅苗费用后,销售款全部返还给养鹅贫困户。去年,参与灰鹅养殖的农户每家增收一到两万元,靠这一笔收入即可脱贫。“我们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他们脱贫,碧桂园的加入让我们能够把帮扶范围扩展得更大、更宽、更广,效益也更大。”站在黑麦草田边上,吴永柏说。

打造现世桃花源,用产业让创业青年扎根

“做扶贫、做乡村振兴,最关键的是人,是带头的人。有可能是村干部,也有可能是返乡创业人。”碧桂园赣州区域兴国县精准扶贫乡村振兴项目部负责人、碧桂园高级社会责任经理张重庆说,年轻人回来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可以在农村发展事业,“就像吴老板一样,他觉得他的灰鹅事业在农村。”如果没有合适的事业,年轻人不愿意也无法回到农村。

返乡创业青年被普遍认为是乡村建设的领军群体,出身农家,专注乡村公益事业多年的张重庆认为,这是因为这一群体既能融入乡村,又拥有视野、资金、技术、市场等乡村缺乏的资源,可以撬动乡村原有的丰富资源,而乡村振兴,正是乡村资源合理活化的过程。

资源的利用,关键在人。“另外一种说法叫生产经营主体,能带领农户一起发展产业。比方说合作社可能是一个主体,返乡青年也可能是一个主体,有些龙头企业也是一个主体。”从公益圈到企业社会责任领域,一直在农村与农民打交道的张重庆,对扶贫和乡村振兴的观察结论之一是,这些带头人一定要有城市生活经历。“在城市生活一段时间后,他就知道市场的需求是什么,什么东西好卖。”长期以来,政府和公益机构支持返乡青年创业,前提条件则是他们要帮助更多的人,“需要这些青年有这样的意识,就是创业的目的之一是要力所能及地带领其他人一块做,一起发展。”

在偏僻山区,能回到村里创业、能真正带来改变的人并不多。“有些人可以接受这些(乡村振兴)理念,但是不具备改变现状的条件和能力,改变是需要成本的。”张重庆举了一个自己参与过的倡导环境保护的例子。他说,农村和农民面临的经济问题很现实,没有稳定的产业带来持续的收入,农民不会接受空洞的道理。“我以前做过一些尝试,持续地带人到某个乡村,在当地消费,购买农产品,来的人多了,经常告诉农民,你们这里环境很好,应该把土特产做大,农民慢慢知道原来这样可以有稳定的收入,然后就意识到环境的重要,会主动保护环境。”

通过因地制宜发展产业,带动城乡之间的经济和人文交流,当显著的经济收益进入乡村,农民得到实惠,他们的行动和行为模式也就有了改变的动力。

推进城乡互动,加强乡村文化自信

张重庆讲述的乡村振兴的路径,经过诸多公益项目的不断实践,与目前政府和企业的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模式也有机地组合在一起。望着窗外的养殖场,张重庆聊回灰鹅养殖,“比方说我们支持吴永柏,前提条件就是他必须要连接贫困户一起发展产业。”

农村有生态和资源优势,“如果生态环境很好,就可以做乡村旅游;如果文化有特色,可以做文化导赏;如果土地资源丰富,物产有特色,就可以做种植和养殖基地。”张重庆说,乡村发展各项产业的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城乡互动,包括各类资源以及观念的互补、互动。他说,乡村的生态资源、文化资源是城市缺少的,互动交流过程中,农民可以看到乡村的优势,进而逐步理解产业发展的规则和模式,并找回乡村文化的自信。“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在农村,应该把文化挖掘出来、传承下去,让农民知道将它们保留在生活中的意义。乡村建设中有组织建设的内容,有产业,有文化、教育,这个模式才能成立。”生态、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的共同推进,是乡村振兴的基本路径。

和张重庆一样,在兴国、东乡、英德、平江、宁陕、耀州等全国14个贫困县,碧桂园的专职扶贫干部常驻当地,通过为创业企业与合作社筹措资金、开放销售平台、提供产品和品牌咨询服务等方式,推动创业青年们带动贫困群体一起发展产业,摆脱贫困。碧桂园的扶贫干部中,有多位持续服务于乡村公益领域的专业人士。他们将公益发展理念与地方特色相结合,在碧桂园集团的全力支持下,开辟企业公益助力乡村振兴的新模式。

教育、产业、就业和党建,是碧桂园扶贫的四大领域。实践中,依据不同地方的不同情况展开。他们找到吴永柏这样的返乡创业青年,和他们一起整合资源、创新产品、开辟市场,推进产业更新,将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扎扎实实地融入社会发展潮流。

他们看到了提升农民和乡村文化自信的重要性。参与教育扶贫,推动传统文化复兴,保护良好的生态环境和景观风貌,慢慢地,乡亲们参与进来主动保护、开发乡村沉睡多年不被重视的资源。优越的生态环境、美味的特色食品、古老的文化遗产,成为乡村振兴的希望所在。

求教专家,与商业伙伴合作建基地,全国各地拓展市场,吴永柏的“功夫灰鹅”成了兴国响当当的品牌。 摄影记者/王晓东

3月下旬,吴永柏更忙了,山里电话信号不佳,他时断时续的声音依然底气十足。“今年要注册冷链鹅肉产品的商标,定位瞄准一二线城市市场。”冷链鹅肉定价会比较高,“要在生产上加大投入,也能确保合作养鹅的贫困户得到更多收入。”吴永柏说,公司将完善产品溯源体系,消费者扫码后就能看到各批次鹅肉的全程生产视频记录,确保吃得放心。吴永柏雄心勃勃,他今年的目标是卖出25万只灰鹅,“碧桂园会向我开放碧乡、凤凰优选等销售渠道,这就帮了大忙了。”

每当提到乡村,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总是不可回避的“刻板符号”,这一社会现象,随着农村空心化日益凸显。杜牧曾诗《归家》,“稚子牵衣问,归来何太迟”,但青壮年劳动力的归来,离不开扶贫产业导入和壮大发展,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的桃花源,自然是返乡创业青年无法拒绝的诱惑。

乍一看吴永柏的灰鹅展翅,昔日留守儿童的遗憾得以弥补,这也许是乡村振兴的希望。

责编:李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极速快3计划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