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速快3注册_极速快3官网_极速快3

首页 > 新闻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极速快3计划:日韩互相“拉黑”,中国供应链机会来了?

第一财经 2019-08-11 20:04:40 极速快3

随着韩国积极寻求替代的材料供应商,中国相关企业能否借此提升国际市场份额?

随着日本宣布将韩国从贸易“白名单”中剔除,以及韩国此后的强硬反弹,围绕在这两个国家之间的贸易争端进入了新的阶段。

韩国大信证券分析师李秀彬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生产设备及核心材料主要由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所主导,所以韩国半导体产业在成本控制力方面大打折扣。

“未来主动的分散供应链也会成为韩国厂商的重要任务。”李秀彬称。

随着韩国积极寻求替代的材料供应商,中国相关企业能否借此提升国际市场份额?而对于我国半导体产业而言,能否借此腾挪出时间与空间,加速发展壮大?

韩国急需供应链替代方案

8月4日,韩国青瓦台、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及政府方面的代表召开对策会议,并由韩国国务总理李洛渊主持,邀请半导体、电池、汽车、机械等11个核心行业的负责人出席并提出意见。会上,韩国政府决定,通过预算、法规、税制、金融等可实行的手段,提升韩国产业所需的核心材料、零部件及设备产业的竞争力;同时,将在2020年的预算案中,增加至少1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8.17亿元)的预算,为上述政策提供支持与保障。

李洛渊也在当天会后对第一财经等媒体记者表示,韩国将以本次贸易制裁措施作为契机,推进核心材料及零部件的国产化进程,进而使危机成为产业发展的契机。

当前,半导体产业着实是支撑韩国经济的一根重要梁柱,尤其是在汽车、智能手机等产品的出口遭遇全球市场萎缩及竞争对手增长的局面下,维持韩国外贸附加价值的重要手段。

相关数据显示,韩国7月进口额同比下降2.7%,出口额同比下降11%,其中半导体出口额同比下降28.1%;同时,半导体在韩国出口额的占比却仍在攀升,7月芯片产品占韩国ICT(信息和通信技术)产品出口额的比重为36.7%,同比上涨2.3个百分点。

韩国官方智库对外经济政策研究院的报告显示,若日方对韩的贸易管制措施持续实施,将导致今年下半年韩国半导体产品产量同比近10%的下滑,韩国的国内GDP增长率也将下滑0.25~0.44个百分点。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最新风险报告中也指出,目前的日韩贸易争端所导致的产能干扰,将导致韩国的实际GDP增长放缓至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另一方面,半导体市场的技术及专利壁垒,导致行业高度集中,出现了主流企业吃肉、非主流企业只能喝汤的局面。全球市场调研机构HIS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三星电子及SK海力士两家企业在存储类芯片所占据的市场份额约为67%,若算上两家美国企业,这个比重更是上升到82%左右。

市场的集中,会导致供应链及产业链的闭环。从目前来看,制造一个普遍被使用的20纳米工艺的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其所需的零部件材料达百余种,涉及的上下游合作企业更是有300家左右。此前,三星电子曾向所有“使用日本制造的材料”的上下游合作的近120家企业发送公函,要求在8月15日前,至少要准备“能够满足90日生产需求”的材料。

牵一发而动全身,日韩贸易争端传导到产业链层面,其对企业的影响是巨大的。所以,对于韩国企业而言,找到相关供应链的替代方案,是重中之重。

12个9和10个9的学问

本次日本对韩国限制供应的材料中,以PI(聚酰亚胺)、光刻胶和氟化氢最为市场关注。

韩国半导体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黄喆周告诉第一财经,在上述三种材料中,除氟化聚酰亚胺主要是用于液晶显示器的制作工序以外,氟化氢禁售是对韩国的半导体产业最为致命的一击。“氟化氢尤其是高纯度、高质量的氟化氢,可替代的难度最高,对芯片的制造及流通过程,拥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如果只看中韩、韩日间的出口数据,不难发现,“氟化氢”产品的进口出现一种很有趣的态势:日本向韩国出口,中国向韩国出口,韩国也向中国出口。日本主要负责高纯度氟化氢、中国主要负责低纯度或中纯度氟化氢,而韩国则向中国出口来自日本的高纯度氟化氢。

根据韩国贸易协会于6月发布的韩日经贸白皮书,今年1~5月由日本企业生产的高纯度氟化氢中,有85.9%的产能出口至韩国。韩国半导体及显示器行业对日本该材料的依赖度是93.7%。

虽然韩国同时也向中国进口部分氟化氢产品,但由于无法提供芯片生产所需的纯度,因此仅能够满足部分机械层面的切割,处于价值链的底部。据业界人士计算,销售同样体积的氟化氢产品,中国产品的利润率要比日本产品低20%~40%,甚至更多。

一位来自韩国头部芯片制造企业的研发人员称,根据一般认可的行业定义来看,超过97%纯度的氟化氢均为高纯度氟化氢。目前在全球范围内,能够制造高纯度氟化氢的企业有10家左右,其中3家来自日本,其余则为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及韩国的企业。

“目前,日本产品的最高水平为99.9999999999%(TwelveNine,12N)纯度的氟化氢产品,韩国企业的最高技术为99.99999999%(10N)纯度,但该技术未被投产,其他国家主要供应的产品则集中在97%至99.999%纯度。”上述研发人员称。

他说,氟化氢的纯度每高出万分之一(1/10000),对于DRAM制造过程中的精准度就会提高0.1%,不良率及生产成本也会相应有所减少,“在目前精细化的大背景下,0.1%的差距很有可能就意味着行业技术的顶峰与低谷”。

不过,上述研发人员也承认,此前并没有就停用日本材料做过相关的配套测试,且韩国企业也不具有测试氟化氢精准纯度的设备,因此还无法估量日本与其他的氟化氢产品在不良率及产能方面具体存在多少差距。

是合作,还是竞争

前韩国三星电子CEO、韩国区块链协会会长陈大济告诉第一财经,突如其来的市场变化,才是考验企业与行业的真正时刻,更值得思考的是如何破局。

即便是拥有超高精度的氟化氢,也并不意味着能够获得市场,企业还需拥有客户资源、市场应用及政府政策等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

那么,中国市场的氟化氢生产情况如何?

氟化氢是目前日本对韩国限制的材料中,中国国产化程度最高的材料之一。高工工业研究所的调研报告显示,从90年代末期开始,由于中国的制冷剂、清洗剂市场的拓展,中国氟化氢生产得到高速发展,2018年中国氟化氢生产线有103条,年产能达192.1万吨,实际产量158.8万吨。从2010年至2018年,中国氟化氢年均产能增长速度为3.31%。

其中,拥有生产97%以上高纯度氟化氢的企业约有10家,其中包括多氟多(002047.SZ)、滨化股份(601678.SH)、中欣氟材(002915.SZ)、三美股份(603379.SH)、江阴润玛等。

氢氟酸是制作氟化氢所使用的重要材料之一。

联讯证券称,2014年,多氟多投资1.35亿元建设年产1万吨电子级氢氟酸项目,率先打破了我国在高等级电子级氢氟酸完全依赖进口的局面;此后天赐材料(2.5万吨)、巨化股份(1.8万吨)、三美股份(1万吨)、晶瑞股份(5000吨)等新建产能陆续达产;截至2018年,国内电子级氢氟酸产能已超过20万吨。

在氢氟酸上,多氟多等中国企业已能实现部分替代(日本材料)。

参照中国企业所遵循行业标准“工业高纯氢氟酸HG/T4059-2013标准”,此标准根据产品中杂质离子含量的不同将高纯氢氟酸分为EL级、UP级、UPS级、UPSS级、UPSSS级。此前多氟多方面曾表态称,可以提供UPSS级氢氟酸的替代进口产品;向SK海力士提供高纯度氟化氢材料的韩国SoulBrain公司的在华子公司也宣布,向多氟多采购电子级氢氟酸。

联创股份(300343.SZ)也在日前透露,其控股子公司山东华安新材料有限公司经营范围有氢氟酸产品,是三星在韩国本土的氟化氢供应商之一的韩国厚成科技的优质供应商。

第一财经记者从业内权威人士处了解到,目前三星电子正在调试使用韩国本土企业及中国企业制造的氟化氢产品;韩国第一大液晶显示屏制造商LGDisplay正准备使用韩国本土制造的氟化氢产品,光刻胶则将使用中国企业制造的产品。

责编:胡军华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相关股票

600458

300054

002341

300655

300236

300346

002407
  • 第一财经
    APP

  • 第一财经
    日报微博

  • 第一财经
    微信服务号

  • 第一财经
    微信订阅号

极速快3计划
返回首页